波克城市人斗地主:海岸线被染绿!

文章来源:一贝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2日 13:56  阅读:7343  【字号:  】

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,我走在校园的操场上,突然看见一位同学把地上的垃圾捡了起来扔进了垃圾箱,我突然感觉一股暖流流入我的心胸。

波克城市人斗地主

我们总是把别人对我们的不好,别人对我们做的坏事记得一清二楚,而觉得快乐的时光很短暂,转瞬即逝

吃晚饭时,妈妈还是开了口。无非又是周末又要让我参加什么考试之类的。是啊,除了这些被我拒绝和讨厌的考试,还有什么能让妈妈欲言又止。那原本盼望有个轻松周末的一丝愿望也破灭了,我早该想到的。我仍然埋头吃饭,耳边是妈妈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大道理。我抬头,看到妈妈期盼的眼神和爸爸无奈而闪躲的目光,所有的抑郁、抵触、烦躁和无奈,最终只化为一声麻木的好。我再次沉默,妈妈也再次沉默。冰冷再一次蔓延,我心中的冰墙又加厚了一层。那些以往的温暖从我的心中一点点抽出,隔在那道冰墙之外,离我越来越远。

今年暑假,爸爸带我和弟弟回老家住了几天,我莫名的感到亲切。我想起了绿色的田野、温顺的小绵羊、乖巧的小兔子和晚上唧唧直叫的知了,随着我的思绪,我们的车已开到了村口。

见到这个情景,我立刻蹲到地上,拿起闹钟仔细观察了一下,幸好只是边框的一点碎了,把它安上去应该还能用,我也就没怎么在意,继续收拾。

吃晚饭时,妈妈还是开了口。无非又是周末又要让我参加什么考试之类的。是啊,除了这些被我拒绝和讨厌的考试,还有什么能让妈妈欲言又止。那原本盼望有个轻松周末的一丝愿望也破灭了,我早该想到的。我仍然埋头吃饭,耳边是妈妈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大道理。我抬头,看到妈妈期盼的眼神和爸爸无奈而闪躲的目光,所有的抑郁、抵触、烦躁和无奈,最终只化为一声麻木的好。我再次沉默,妈妈也再次沉默。冰冷再一次蔓延,我心中的冰墙又加厚了一层。那些以往的温暖从我的心中一点点抽出,隔在那道冰墙之外,离我越来越远。

我开始想爸爸,妈妈了,如果爸爸妈妈能回来,我宁愿多写作业,看书,听他们的话,这时候 ,电视机屏幕又打开了,爸爸妈妈从里面走了出来,我飞快的跑过去搂着他们说:小朋友离开大人的照顾,还是无法生活的,我们再也不离开你们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戎开霁)